菜单

南京连发城管被打事件 城管被指执法牺牲品

2020年3月3日 - 亚搏体育官网

中新网南京5月8日电 (记者 申冉)“我是这个龟,就得驮这个碑”8日,南京城管的一位大队长给记者说起这句在他们这行耳熟能详的话,来形容这份工作的艰难和坚持。据统计:从今年4月至今两个多月以来,该市已经连续出现二十多起“城管执法被打”的新闻,就在两天前,一名该市违建户主半裸持刀与拆违城管对峙几小时,更登上国内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

从“城管暴力执法”到“城管遭遇暴力抗法”,城管,这个在中国城市行政管理中的特殊角色,正在被“挤压”到社会底层矛盾的“最前线”,时而是“加害者”时而又是“被害者”。就此,记者采访了一线城管队员和内部人士,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读城管这一“高危职业”。

据记者统计,南京市自今年四月开始“大干一百天”城市环境整治行动以来,短短两个月时间内,先后有二十多起城管被打得恶性事件发生:3月24日,协管员在处理水果店占道经营时,被店主打伤眼膜,伤口缝了20多针;4月27日,城管对洗车店占道经营进行查处,店主带了8名职工持棍棒闯入该城管中队内,见着城管队员就拳打脚踢;4月24日,一名城管在处理某小区内的地锁时,被地锁主人打至右臂骨折……

5月5日,为了防止城管拆掉自己家的违建阳光房,一名半裸男子挥舞刀刃在三层楼高的屋顶上与城管队员对峙数个小时……

“当时一点没想到上到屋顶上的危险,只是想着一定要把户主劝下来,太危险了,生命只有一次,比房子什么的都珍贵是不是?”5日与这名男子对峙的城管中队长叶大在事后的采访中回溯了自己爬上屋顶劝解对方的心情,直到从屋顶上下来以后,他才想到自己当时的处境,有点后怕。

对于目前的这种现状,在记者的采访中很多一线的城管队员都有些迷茫,城管执法现在已经受到了极为严格的管理;然而当城管暴力执法被严惩的同时,城管遭遇“暴力抗法”该怎么办?文明执法是不是只能“被打”或者“逃跑”?

“做了十几年城管,被骂、被打这样的事太平常了,已经习惯了,也觉得辛苦委屈。但违规违法的行为必须要去管理查处,压在城管身上的工作必须要去执行。”正如很多一线老城管队员一样,叶大也对这份工作“我是这个龟,就得驮这个碑”的想法。

但城管成为社会矛盾的“泄愤口”是否只能成为无奈的现实?该如何解决“城管来了”像“狼来了”一样的尴尬执法局面?城管形象的“败坏”在为谁买单?

一位内部人士在采访中这样告诉记者:“很多人都认为‘城管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从其成立以来,城管的工作就是直面社会公众,接过了许多社会问题的‘烫手山芋’。政府过度使用城管的行政执法权力、无依据的要求所有城市公共区域问题都由城管来‘背书’,让城管用最低的执行成本、最简单的方式干着职能部门和执法部门不愿干的粗活脏活累活,即游离于法律的边缘,也成为各个部门的替罪羊。这些恰恰成为城管变成老百姓最抵触和最反感的职业原因所在。”

“厘清城管职责、统一细化城管立法,让城管的每次强制执行都有法可依、循法而行;建立警方、检法机关与城管联动执法的威慑力,让违规违法行为真正得到遏制,同时也保证了城管工作中的生命安全。”这位内部人士表示,“当然最根本的解决办法,还是应由政府来真正彻底解决底层人群的生存环境,避免城市管理和小摊小贩之间的冲突加剧。”(完)

(原标题:南京连发城管被打事件 城管成政府执法“牺牲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